优德 > 优德 > 第386章:骄兵之计

第386章:骄兵之计

  “□□□□□□□,□□□□□□,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!”

  在矮丘下,那名强壮的【优德】羯族骑士指着山丘上的【优德】魏人们,大声喊叫着。

  但因为语言不通的【优德】关系,众砀山军兵将根本听不懂这家伙究竟在说些什么,因此,仅仅关注了片刻,便继续做自己的【优德】事,即搭建军营营栏去了。

  而在矮丘的【优德】山顶,司马安与几位砀山军的【优德】将领们,亦因为语言不通的【优德】关系,一脸懵相地望向山下。

  见此,乌兀提醒道:“那家伙……希望挑战贵军最强的【优德】战士。”

  乌兀自动将对方话中的【优德】『你们部落中的【优德】第一勇士』,翻译成了『贵军最强的【优德】战士』。

  “最强的【优德】战士?将领么?”

  砀山军大将白方鸣闻言笑嘻嘻地说道:“有点意思,要不然我下去会会他?”

  “别。”另外一位砀山军大将闻续淡淡说道:“对方不过是【优德】一介士卒,若由你这个我军的【优德】大将出马,我砀山军未免也太掉价了……”

  听闻此言,乌兀低声解释道:“对方可不只是【优德】『一介士卒』哦。”

  “喔?不是【优德】么?”闻续略有些惊讶地望向乌兀。

  却见乌兀点头说道:“至少是【优德】『百夫长』,不过我猜测可能是【优德】『千夫长』。……普通的【优德】部落战士,在这种时候是【优德】没有资格向敌军挑起单斗的【优德】。”

  “百夫长?千夫长?……那是【优德】什么?”

  话音刚落,就听赵弘润在旁淡淡解释道:“『百夫长』相当于我大魏的【优德】『伯长』,『千夫长』嘛,便相当于是【优德】楚国的【优德】『千人将』,在我大魏,则是【优德】『曲侯』、『军侯』这一阶。……这应该是【优德】羯族人仿照我大魏而拟出来的【优德】军职。”

  “……没错。”乌兀望了一眼赵弘润,稍稍有些意外。

  毕竟在此之前,他还以为魏人们对他们三川之事一无所知,不过就眼下看来,魏国所掌握的【优德】三川之民的【优德】情报,或许并不少。

  “曲侯、军侯的【优德】程度啊……”白方鸣摸了摸下巴,喃喃说道:“这还真有些掉价呢……”

  要知道,白方鸣与闻续,那可是【优德】副帅级别的【优德】大将,是【优德】受到大将军司马安信任,并且有能力独当一面的【优德】将军,在军方体系中只比『大将军』级别低一级,这样一位将军此刻下山回应羯族骑兵一名充其量千人将的【优德】挑战,这确实显得有些掉价。

  “要不换我去吧?”砀山军的【优德】将军乐逡笑着说道:“对方是【优德】骑将,正巧我也是【优德】骑将,就让我去掂量掂量对方的【优德】能耐!”

  然而,他的【优德】话还未说完,身边另外一位唤作季鄢的【优德】将军,却走上前一步,淡淡说道:“还是【优德】换我去吧。”

  “为什么是【优德】你?”

  “如果你可以的【优德】话,我当然也可以。”

  其实这两位,皆是【优德】砀山军『骑兵营』的【优德】将军。

  因为砀山军的【优德】『骑兵营』惯用车悬战法,因此,必须同时有两名将军担任车悬阵中的【优德】『斧』与『钺』,是【优德】故,唯有砀山军的【优德】三个营中,唯独『骑兵营』是【优德】设有两名将军的【优德】。

  『注:车悬阵的【优德】“斧”、“钺”,即“主攻”与“佯攻”,可切换。』

  而这两名将军,即营将级别的【优德】季鄢与乐逡二人。

  眼见季鄢、乐逡二人在那争论,司马安皱皱眉,不悦说道:“谁也不需下山应战。……无需理会!”

  『无需理会?』

  众将军吃惊地望着司马安,有些不能理解。

  毕竟在他们看来,在对方羯族人率先搦战挑衅的【优德】情况下,若是【优德】他们砀山军这边不予理会,这岂不是【优德】助涨了那些羯族人的【优德】气焰,灭他们砀山军威风?

  虽说他们的【优德】砀山军的【优德】士卒心理素质过硬,轻易绝难动摇士气,可『惧不出战』这种事,对于砀山军而言,终归不是【优德】什么好听的【优德】名声吧?

  似乎是【优德】猜到了众将的【优德】情绪,司马安冷冷说道:“本将军主意已决,任何人不得理会山下羯族人的【优德】挑衅,这是【优德】命令!”

  见大将军都将话说到这份上了,众将自然不敢抗命。

  『大将军……这是【优德】骄兵之计?』

  大将闻续与白方鸣二人对视一眼,暗自猜测道。

  只可惜,他们还是【优德】没有猜到司马安真正的【优德】企图。

  或许在这个军营,唯有赵弘润才知道司马安真正的【优德】用意。

  大概小半个时辰过去了,因为有着司马安的【优德】禁令,砀山军的【优德】将军们没有理会山下那名羯族骑兵的【优德】挑衅。

  这让矮丘下那名羯族骑兵得意之余,亦不禁有些心怒,语气严厉地在那大声喊着什么。

  “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,□□□□,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!”

  虽然语言不通,但矮丘上的【优德】众将们随便猜猜,也能想到这必定是【优德】对方在破口辱骂他们。

  只不过,因为听不懂的【优德】关系,他们非但没有恼怒的【优德】意思,反而有些好奇那个羯族人究竟在骂些什么。

  比如白方鸣,便忍不住询问乌兀道:“喂,乌兀,那个羯族人,他是【优德】骂我等吧?他在骂什么?”

  『……』

  乌兀望了一眼面露好奇之色的【优德】砀山军众将领们,苦笑着翻译道:“他说,『胆小惧死的【优德】魏人们,你们是【优德】秃鹫、喜鹊、乌鸦、豺狗、蛇、虫豸……』”

  『哈?』

  众砀山军将领颇有些目瞪口呆地望着乌兀,心说:这算哪门子骂人的【优德】话?似乎是【优德】猜到了这些人心中的【优德】错愕,乌兀颇有些头疼地解释道:“秃鹫、喜鹊、乌鸦、豺狗……在我们羱羯族人的【优德】文化中,是【优德】吃腐肉的【优德】『食死鸟兽』,因此,用来辱骂对方,已经是【优德】最最低劣的【优德】……相当不堪的【优德】骂人的【优德】话。”

  说罢,他见附近的【优德】砀山军将领一个个非但没有恼怒的【优德】意思,反而显得有些目瞪口呆,遂好奇问道:“诸位不生气么?在贵国,骂人的【优德】话是【优德】怎样的【优德】?”

  “直接问候对方家中女人,尤其是【优德】长辈……什么的【优德】。”白方鸣坦诚的【优德】解释,让附近众将军们的【优德】表情变得有些微妙。

  “问候?”乌兀听到这个词有些疑惑,毕竟在他理解中,问候算是【优德】好词才对,怎么会牵扯上骂人的【优德】话呢?

  『这就是【优德】两个民族文化的【优德】差异啊……』

  赵弘润摇了摇头,带着乌娜走向军营深入去了,毕竟他已猜到了司马安的【优德】意图,就没有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了。

  而见到赵弘润离开,大将军司马安亦丢下一句类似『无聊』的【优德】嘀咕,转身走了。

  这两位一走,那几名砀山军的【优德】将军们亦纷纷散了,去履行自己的【优德】责任去了,只留下乌兀一人,仍站在矮丘顶上,一边眺望着矮丘下的【优德】羯族骑兵,一边捉摸着魏国语言中『问候』这个词的【优德】含义。

  他隐隐感觉,这个字或许还有另外一种涵义。

  就这样,在砀山军士卒紧锣密鼓建造军营营栏的【优德】同时,那些羯族骑兵,便在矮丘的【优德】山脚下骂战。

  遗憾的【优德】是【优德】,由于语言不通,砀山军的【优德】士卒们根本听不懂这些人究竟在骂什么,也就全然没放在心上,除了戒备对方外,仍旧自顾自地建造营栏。

  那场面,简直就如同闹剧一般。

  不过期间,那些羯族骑兵曾尝试着用手中的【优德】长弓,朝着矮丘上的【优德】砀山军射了两拨箭矢,但很遗憾,由于司马安早已得到乌兀的【优德】提醒,以至于羯族骑兵的【优德】这两拨箭矢几乎没能起到什么效果。

  除了几个用盾牌保护自己不利的【优德】倒霉鬼被射中了手臂外,几乎没有任何伤亡。

  不过想想也是【优德】,毕竟羯族骑兵的【优德】箭矢,采用的【优德】仍然是【优德】『双翼镞』,根本无法对砀山军的【优德】步兵们人手一面的【优德】铁盾造成什么威胁。

  就这样,双方一直僵持到深夜。

  待等当晚大概亥时前后,这群羯族骑兵趁夜色对砀山军的【优德】军营展开了一次尝试性质的【优德】偷袭,只可惜没有丝毫收获,在丢下了仅仅几十具尸体后,见砀山军军营防守力度森严的【优德】羯族先遣骑兵便撤退了。

  而这一退,这支羯族先遣骑兵便失去了踪迹。

  而对此,乌兀向司马安以及众砀山军将领们解释道:“对方可能是【优德】暂时撤退,休息去了。”

  听闻此言,闻续皱了皱眉,问道:“当真不可前去偷袭么?”

  乌兀想了想,摇头说道:“先不说可否,这位将军,您知道那支羯族骑兵撤退到那个方向歇息去了么?”

  话音刚落,包括闻续在内,众砀山军将领哑口无言。

  不得不说,这就是【优德】没有后勤负累的【优德】游牧民族骑兵,他们在面对农耕民族骑步混合军队时所占据的【优德】优势:当他们暂时撤退去休息的【优德】时候,几乎很难发现对方的【优德】踪迹,自然而然,也就无从谈及去偷袭的【优德】事了。

  倘若勉强在这种夜里出兵,强行去偷袭对方,非但很难得到什么收获,反过来说,派出去的【优德】军队还有可能会被对方吃掉。

  不过让砀山军的【优德】兵将们感到奇怪的【优德】是【优德】,次日上午,那支羯族先遣骑兵并未像乌兀所说的【优德】那样准时地出现在矮丘下,一直到午后,这群人才缓缓向这片矮丘靠拢。

  而与此同时,负责关注着川涧水位的【优德】将军马禄,发现这条溪流的【优德】水势比昨日减少了许多,并且,涧水中仿佛混杂着什么奇怪的【优德】味道。

  在听到这个消息后,乌兀立即提醒砀山军的【优德】将领们。

  “这条川涧的【优德】水,不可再饮用了。……至于为何不可再饮用,你们不会想听到原因的【优德】。”

  后来,当砀山军在商水军的【优德】协助下歼灭了这支羯族先遣骑兵后,他们这才明白,前些日子乌兀为何提醒他们不可以再饮用川涧的【优德】水。

  原来,羯族先遣骑兵们,不光用林木乱石等物堵死了川涧,还在那个『坝』下方,用大量他们的【优德】粪便以及他们坐骑的【优德】粪便,污染了这条溪流。

  这就使得,羯族先遣骑兵仍然可以在『坝』的【优德】上游取得优质的【优德】水,而砀山军,却只能得到一些微不足道的【优德】,被污染的【优德】水。

  这些稍稍有些发臭的【优德】水,怎么看都不像是【优德】能喝的【优德】。

  而这,亦是【优德】羯族人惯用的【优德】战术之一,围困敌军、断其水源!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优德》的【优德】书友还喜欢

http://www.bhwu.cn/data/sitemap/www.bhwu.cn.xml
http://www.bhwu.cn/data/sitemap/www.bhwu.cn.html
友情链接:葡京在线  365中文网  365网  六合开奖  必发365战魂  银河国际  锦衣夜行  188  抓码王  天富平台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