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德 > 优德 > 第40章:擅长潜行的【优德】黑鸦,出击! 加更7/40

第40章:擅长潜行的【优德】黑鸦,出击! 加更7/40

  “嘿。m.手机最省流量,无广告的【优德】站点。”

  毫无预兆地,院内的【优德】一角响起一声嗤笑。

  几乎在瞬时间,院内的【优德】黑鸦众们抽出了兵刃,神色阴冷凶狠地朝向那嗤笑声传来的【优德】方向。

  而张启功亦转头看去,这时他才发现,内院一侧的【优德】外墙以及外侧的【优德】果树上,居然站着几名不速之客,为首的【优德】一人,居然是【优德】侧坐在围墙上,一条腿踩在墙檐上,支撑着右手,另一条腿则垂落在围墙内侧,整个人就那样几无防备地坐在上面。

  “哟,阳佴。”

  那为首的【优德】一人向张启功身边的【优德】阳佴打着招呼。

  “好久不见了。”阳佴微笑着打了声招呼,随即压低声音,对面有异色的【优德】张启功介绍道:“是【优德】自己人……青鸦众大梁分部的【优德】首领,鸦五。”

  而此时,院内的【优德】黑鸦众们也已经收起了兵器,朝着鸦五等人骂骂咧咧,大抵就是【优德】一些、、之类的【优德】话。

  对此,鸦五等青鸦众充耳不闻。

  “原来是【优德】青鸦众的【优德】鸦五首领……”

  张启功领着阳佴向那堵围墙走近几步,询问道:“是【优德】太子殿下……或者高括大人有什么指示么?”

  虽然他并没有见过鸦五,但一听后者那,他便知道,此人肯定是【优德】高括的【优德】直属下属,掌管着整个梁群境内的【优德】青鸦众。

  悄无声息地,鸦五从围墙上跳了下来,走到张启功面前,抱拳笑道:“尊下便是【优德】太子府都尉张启功张大人吧?在下鸦五,受高括大人之命,辅助张大人的【优德】这次行动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就听青鸦众那边就有人骂骂咧咧。

  “滚回去吧,这里不需要你们!”

  “惹恼了老子,老子连你们青鸦一块宰!”

  其中,更不乏有人跟鸦五打招呼,亦充满恶意的【优德】方式:“鸦五,上回你逃到小黄,可是【优德】咱们黑鸦的【优德】弟兄救了你小子一命,今日居然还敢夸口说什么辅佐咱们,哈哈哈哈……喂,鸦五,上回你是【优德】不是【优德】吓尿了?”

  ……

  鸦五额角的【优德】青筋跳了跳。

  他可以不去理睬这些混蛋的【优德】嘲讽,但不能否认,上次在小黄县被另外一拨黑鸦众救下,绝对是【优德】他这辈子最错误的【优德】事,甚至于为此,青鸦众的【优德】其余首领们对他也是【优德】颇有微词——被黑鸦众那群混蛋搭救,那群混蛋能用这件事诋毁青鸦众一辈子!

  甚至于,那些黑鸦众骂着骂着,渐渐牵扯到了阳佴这位黑鸦众的【优德】首领身上:“喂,阳佴,你他娘的【优德】也说句话啊!……你好歹也是【优德】咱们的【优德】头啊?把青鸦这群家伙踹出去!”

  你们还知道我是【优德】你们的【优德】首领?

  阳佴暗自嘀咕一句,随即看着鸦五正色说道:“鸦五,青鸦与黑鸦素来井水不犯河水,这次是【优德】我黑鸦的【优德】事,希望青鸦还是【优德】莫要插手。如若你有什么不满的【优德】话,那就按照我黑鸦的【优德】规矩……”说着,只见他右手一转,一道寒光闪过,他手中不知怎么就握住了一柄利刃:“……打赢我!”

  听闻此言,院内的【优德】黑鸦众纷纷起哄似的【优德】助威,有的【优德】鼓掌有的【优德】吹口哨,甚至还有人对阳佴说这样的【优德】话,也不晓得这算称赞还是【优德】算诋毁。

  看着神色肃穆的【优德】阳佴,鸦五的【优德】眼中亦露出几许凝重。

  作为黑鸦众的【优德】三名首领之一,阳佴的【优德】实力,其实青鸦众是【优德】很清楚的【优德】,只不过,阳佴为人低调,做事循规蹈矩,跟黑鸦众总的【优德】氛围格格不入,故而不受黑鸦众们待见。

  论个人实力,鸦五对上阳佴,几乎没有取胜的【优德】可能。

  正因为如此,当鸦五意识到阳佴并非是【优德】在开玩笑时,便果断地举起双手后退了两步:“好,我青鸦不参合,只做旁观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阳佴满意地点点头,刷的【优德】一下收起了那柄兵刃。

  然而,院内的【优德】黑鸦众们似乎仍对这次行动有青鸦众旁观一事感到非常不满,一时间各种难听的【优德】话都冒了出来。

  见此,鸦五淡淡说道:“这次行动,太子殿下亦很重视,倘若你们这群混蛋还有什么不满,不妨向太子殿下去提出。”

  一听到太子殿下这个字,院内的【优德】黑鸦众们,除了个别怏怏骂了几句鸦五后,其余人当即收声。

  这也难怪,毕竟太子赵润是【优德】青鸦众与黑鸦众背后的【优德】金主,无论是【优德】双鸦的【优德】武器装备,还是【优德】钱饷住所,都是【优德】太子赵润所提供,再加上双鸦首领们的【优德】洗脑训练,以至于几乎没人敢说太子赵润的【优德】不是【优德】。

  哪怕是【优德】在黑鸦众的【优德】心目中,太子赵润那也是【优德】给他们提供钱饷喝酒,提供优质兵器、装备供他们杀人的【优德】大好人。

  ……果然如传闻的【优德】那样,黑鸦与青鸦两者不合。

  张启功静静地旁观着,心中暗暗想道。

  平心而论,对于鸦五等人被迫退出这次行动,张启功感到十分遗憾,毕竟,单单看鸦五等人在这些黑鸦众的【优德】眼皮下潜行到围墙那边,就足以证明青鸦众的【优德】实力。

  不过转念一想,张启功又觉得青鸦众不参合其中,却也是【优德】一件好事,毕竟这次行动,是【优德】他带领麾下的【优德】黑鸦众负责的【优德】,若是【优德】需要青鸦众从旁协助,这岂不是【优德】变相说明他能力不足?

  这可不行!

  想到这里,他拍了两下手,继续方才的【优德】话题:“我需要几个擅长潜行的【优德】人,方才自荐的【优德】……”

  说到,他见那名五大三粗的【优德】黑鸦众一脸亢奋地走了过来,仍有些不敢置信:“你当真擅长潜行?”

  幽鬼拍着胸脯自信满满地说道:“老子是【优德】咱黑鸦最擅长潜行的【优德】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院内其余的【优德】黑鸦众们便发出一阵嘲弄的【优德】嘘声。

  见此,幽鬼眼睛一瞪,怒声说道:“是【优德】那个混蛋?!宰了你啊!”

  也不晓得是【优德】不是【优德】幽鬼在这群黑鸦众中威望不低,这下子就没有黑鸦众敢发出什么嘲弄的【优德】声音。

  见此,幽鬼这才满意地哼了哼,拍着胸口对张启功说道:“老子叫幽鬼,是【优德】黑鸦中最擅长潜行的【优德】,从未有人能发现我!”

  尽管幽鬼自信满满,但张启功还是【优德】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,遂转头询问阳佴道:“当真?”

  阳佴还未开口,就见幽鬼用凶狠的【优德】眼神瞪着自己,他心中苦笑一声,含糊其辞地说道:“却是【优德】没有……人……唔,能发现他。”

  见有阳佴“保证”,张启功点了点头,心中暗想:果然是【优德】人不可貌相!

  想到这里,他转头对幽鬼说道:“好,这次行动,便由你来主持……”

  说罢,他将宫正的【优德】画像递给幽鬼,正色说道:“此人叫做宫正,又称,你不需要知道对方的【优德】身份,你等要做的【优德】,就是【优德】潜入一座庄院,在这个宫正逃跑或者自杀前,生擒他!……切记,我要活口!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幽鬼抓过那张画像,看也不看都塞到怀中。

  待夜幕降临,张启功带着出于某个目的【优德】想要同行的【优德】高贤侯吕歆,包括鸦五等几名旁观这次行动的【优德】青鸦众,一行人悄然来到了宫正所在的【优德】那座庄院外,在距离大概两百余丈的【优德】一片小树林中藏了起来,远远看着那座庄院的【优德】灯火。

  片刻之后,便有阳佴白昼里留下监视那座庄院的【优德】两名黑鸦众,悄无声息地潜了过来,与张启功等人汇合。

  “首领,那座庄院,并无人离去。”那两名黑鸦众对阳佴说道。

  听闻此言,张启功遂叫来幽鬼,指着远处的【优德】那座庄院吩咐道:“这座庄院内,并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手,小心谨慎,切莫打草惊蛇,在那个宫正逃离或者自杀前,将他生擒活捉!……你可明白?”

  “明白。”幽鬼嘿嘿怪笑两声,带着二十几名黑鸦众朝着那座庄院摸了过去。

  而期间,旁观的【优德】鸦五暗自摇了摇头,对身后两名青鸦众使了一个眼色,后两者会意地点点头,悄无声息地离开了。

  “不会有事吧?”

  看着远方夜幕下好似颇为宁静的【优德】那座庄院,高贤侯吕歆有些担心,压低声音对张启功说道:“据我所知,萧逆亦不时会用钱物去招揽亡命之徒,虽然萧鸾逃到了国外,但我想以宫正的【优德】谨慎,必定会张罗一些亡命之徒作为爪牙……我观那座庄院,怕是【优德】轻易能藏下两三百人。”

  然而,张启功不为所动,淡淡说道:“黑鸦众,皆是【优德】训练有素的【优德】刺客,岂是【优德】寻常亡命之徒可比?”

  话音刚落,就听远处的【优德】庄院里传来一声警讯。

  “谁?!谁在那……”

  很诡异的【优德】一声警讯,话只说了半截,就再没了动静。

  然而,张启功却是【优德】惊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  怎么回事?这么快就被发现了?

  就在他震惊之际,远处的【优德】庄院,亦打破了宁静。

  “谁?”

  “刚才是【优德】谁?”

  随着阵阵喧杂的【优德】声音传到张启功这边,他简直有点难以置信:那可是【优德】黑鸦众啊!实力与青鸦众比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【优德】黑鸦众啊!为何那些寻常的【优德】亡命之徒,竟能发现幽鬼等人?
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张启功惊骇地询问阳佴。

  阳佴倒显得很震惊,宽慰道:“不碍事的【优德】,虽然那些人已察觉到不对,但在他们预警前,幽鬼他们会干掉那里所有人。”

  ……

  张启功目瞪口呆看着阳佴,忽然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说实话,那几人,果真是【优德】黑鸦众中最擅长潜行的【优德】人么?……还有那个幽鬼,自称从未有人识破他的【优德】潜行,当真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阳佴目视着远处那座庄院,微吐一口气说道:“这么说也没错,确实从未有人识破幽鬼了潜行……识破的【优德】人,都变成了尸体。”说着,他瞥了一眼气急败坏的【优德】张启功,小声补充道:“卑职暗示过都尉大人的【优德】。”

  “……”张了张嘴,张启功手指着阳佴,手指发抖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去他娘的【优德】!

看过《优德》的【优德】书友还喜欢

http://www.bhwu.cn/data/sitemap/www.bhwu.cn.xml
http://www.bhwu.cn/data/sitemap/www.bhwu.cn.html
友情链接:伟德之家  10bet荒纪  超越故事网  易发游戏  伟德评书网  cq9电子  伟德之家  伟德体育  球探比分  择天记